注册 登录
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匪王 > 第189章

第189章

上一章目 录 尾 章

“三位,你们刚刚不都还信誓旦旦说答应我嘛,现在就……”

赵二林的话没有说完。

再次被朱昌打断了:“你也没说是让我们放下对白虎寨的恩怨啊。”

“赵二林,鸡老货这个人很可恶,这条哪怕我们能答应,下面的弟兄们也不可能答应的。”陈老太也道。

“那行吧,既然你们无法答应的,那大家就等死吧。”赵二林故作无奈说道。

“等死,什么意思?”陈老太等人一愣。

“这三千多鬼子汉J的领导者是北野大尉,此人Xing情多疑谨慎,想要对付他,你们和白虎寨就必须团结起来。不然的话,你们相互之间不配合,我就没法调动你们,如此一来,肯定被北野大尉逮着机会消灭你们。”赵二林说道。

“赵二林,咱根本都不用和鸡老货联手吧。”

姬宏说道,“我们可以跟蒙团长联手。”

“对,赵二林,我们跟八路联手,不和他鸡老货携手。”朱昌也说道。

“我们对白虎寨见死不救,他们肯定被鬼子汉J剿灭,哈哈!”

甚至还有土匪哈哈大笑起来。

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之前和蔡东下山去做的准备,是吩咐白虎寨和蒙团长一块做的。”

赵二林一本正经说道,“所以,白虎寨不能被分割,更加不能被鬼子汉J灭掉。”

“这,这,这……”

陈老太姬宏等人一听。

纷纷都哑火了。

这准备是白虎寨去蒙远山一块弄的。

那他们难道真的……

“赵二林,你别是诳我们吧。”朱昌不相信。

“赵二林,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

其他土匪也纷纷不相信。

若鸡老货出事了。

这陷阱不能弄。

那,

那,

那……大家还真的要跟着一块完蛋了么。

“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

赵二林严肃的很,“我知道你们都非常痛恨鸡老货,也和白虎寨的土匪有着极深的仇恨,但覆巢之下没有完卵,现在三千多鬼子汉J要把你们野猪山白虎寨还有蒙远山一块剿灭了,你们三方人马要是不团结起来,后果不用我说!”

“可要我不再痛恨鸡老货,我做不到啊。”陈老太为难的很。

“这一次要不是你赵二林帮我们,我们就被鸡老货坑的全军覆没了,这么可恶的混蛋,我们还要和他联手,心理上真的接受不了。”

“是啊,鸡老货害的我们损失了两百弟兄,这口气我们咽不下去。”

……

朱昌等人也纷纷道。

“各位,我理解你们心里的想法,但现在国难当头,你们都还抱着私人恩怨不撒手,不联合起来,这样迟早会吃大亏的。接纳别人,也是给自己留条活路啊。”赵二林说。

“赵二林,这道理我们都懂,可要做到,我们真的……”

陈老太看着赵二林。

话没有说完。

赵二林打断了:“我相信你们能做到的,之前我让你们留下几百俘虏的Xing命,你们也不也做到了吗?”

“那不一样啊,那几百二鬼子虽然坏,但在我们心里,他们远没有鸡老货可恨!”朱昌说。

“是啊,这几百二鬼子虽然可恶,但他和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直接冲突,反倒是鸡老货这些年来,跟我们之间不知道闹了多少回,我们不知道多少弟兄被鸡老货害死。”姬宏也说道。

“道理呢,既然你们都懂了,那么我也不多说。”

赵二林说道,“现在大敌当前,要你们马上接纳白虎寨,确确实实也是为难你们,但你们还是尽量在心里说服自己吧,我会跟白虎寨讲,让他们尽量晚点过来。”

“赵二林你啥意思啊,你已经让鸡老货准备过来了吗?”陈老太问。

“三千多鬼子汉J已经气势汹汹杀了出来,肯定让他早点腾地方啊,难不成还让他傻乎乎被包围么。”赵二林说道。

“赵二林,要不让鸡老货带着人去蒙团长那边吧。”陈老太说道。

“对对对,赵二林,你让鸡老货去蒙团长那边。”

朱昌等人也是连忙附和。

他们就算能在心里说服自己放弃仇恨。

可眼见着白虎寨的人。

也不敢保证一定不动手。

鸡老货去了蒙远山那边。

他们眼不见心不烦。

“人家鸡老货都愿意放下仇恨,你们却不愿意……”赵二林故作说。

“他那是放弃仇恨吗,他明明是想要……”

朱昌想要说什么。

赵二林打断了:“鸡老货最开始也和你们刚才说的一样,他想要去蒙远山那边躲着,但我说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调合好,后面关键时刻出了大事,到时候酿成大祸,那可就晚了。”

“赵二林,我们保证不会这样做。”朱昌立刻说。

“对,赵二林,我们保证不会。”姬宏也是连忙道。

“赵二林,要不你就让鸡老货去蒙远山那边吧。”陈老太和其他土匪也道。

“你们还给我保证呢,之前保证答应我事儿,结果你们却办不到!”

赵二林直接道,“我可不敢再相信你们了。”

“呃,这……”陈老太等人一阵尴尬。

“各位,容我说一句话公道话吧,鸡老货再怎么可恨,他总没有鬼子可恨,这是事实吧?”赵二林道。

“他鸡老货哪能和鬼子比!”

陈老太立刻点着头。

野猪山死在鬼子手上的人。

可比被鸡老货害死的人多多了。

“这不就是了,现在有着更加可恨的敌人来攻打你们,你们怎么就不能把注意力转到鬼子身上来呢,你们往好了想嘛,灭了鬼子,你们可以存活,还可以得到更多的武器装备,甚至还有山炮。”赵二林说道,“你们缴获了两门坏的山炮,你们就不想缴好的山炮吗?”

“有了山炮又有啥用!”

姬宏忍不住说道,“我们连迫击炮掷弹筒都不会用,缴获了山炮,这也不过是铁疙瘩一块。”

“我手下有人会使炮,到时候可以教你们。”赵二林说道。

“你是说蔡东吗?”姬宏一愣。

“不是他,另有其人。”

赵二林摇了摇头,道:“到时候一定能教会你们使炮。”

“那,那,那我们尽量试试吧,勉为其难试试吧。”

赵二林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陈老太等人都……试试吧。

——————

“弟兄们,都别怕,都别哆嗦!”

鸡老货来到了野猪山下,白虎寨的土匪们都颇有些紧张。

毕竟野猪山现在兵强马壮,真打起来,他们白虎寨决计占不了一丁点便宜。

但鸡老货半点不惧,他对一干土匪们道:“各位弟兄,你们千万不要认为咱们是来野猪山寻求自保来了,我们是来野猪山干嘛的呢,我们是来救野猪山的。你们时时刻刻记住,我们是来救野猪山的。”

“当家的,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颇有些潘当家的意思呢。”有土匪开口了。

潘冠林是一个典型不要脸的人。

鸡老货现在这话跟不要脸有什么区别。

明明真是来野猪山避难,鸡老货却要大言不惭说是来救野猪山。

哪怕潘冠林到此,脸皮也未必有这么厚。

“是啊,当家的,救野猪山这话,我们也说不出口啊。”

“当家的,如果我们真这么讲的话,恐怕野猪山立刻就得跟我们动枪吧。”

……

白虎寨其他土匪也都纷纷附和着。

现在野猪山和他们剑拔弩张,他们还说出这般话来,也许野猪山本来都能够压制住的怒火,到时候也会迸发。

“爹,要不我们还是低调点吧。”鸡*二也说道。

“你低调了,野猪山就会高看咱们一眼吗?”鸡老货驳斥了鸡*二一句,然后高声对一干土匪说:“赵二林肯定都跟野猪山讲了,他们就算再怎么痛恨我们,也不得不放下私怨,一旦他们跟我们火拼,那么大家都要一块完蛋。所以,野猪山的土匪决计不敢跟我们动枪的。既然他们不敢动枪,那我们还顾及什么呢,是不?”

“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啊。”白虎寨的土匪们一听,有人点着头,“如果我们踏上野猪山,做出一副小媳妇进婆家的模样,到时候野猪山的土匪说不定还会欺负我们。若我们硬气起来,兴许他们还真不敢拿我们怎样。”

但也有土匪持着反对意见:“当家的,我们和野猪山两家积怨颇深,赵二林就算能说服野猪山放下私怨,估计野猪山的土匪们也憋的难受啊。这时候我们若是刺激他们,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如果我们不硬气起来,到了野猪山,受了肚子气,你们怎么办,你们到时候能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吗?”鸡老货反问。

“这个肯定是不能的。”反对的土匪就闭嘴了。

“弟兄们,我们现在就上山吧。”鸡老货见着没人反对了,便是说道。

“爹,我们不等赵二林来接我们吗?”鸡*二看着鸡老货说。

“不用,我们既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就不需要赵二林接我们了。”鸡老货说道,“不然的话,若陈老太见着我们还要赵二林接,肯定断定我们心虚,我们可不能心虚!”

“是!”白虎寨一干土匪们都应声着,跟着鸡老货一块上山。

“站着!”鸡老货带着人走到半山腰,朱昌带着人拦下了。

“朱昌,怎么的,你要干啥?”鸡老货斜睨了朱昌一眼,语气硬气的很。

“我们当家的说了,你们要上野猪山可以,但有一个条件。”朱昌道。

“我要是不答应呢!”鸡老货连问都不问便是道。

“那我不能让你们上山!”朱昌瞪眼。

“哟呵,朱昌,就凭你这些人,也能拦得住我么。”鸡老货也瞪眼,“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赵二林的面子上,你野猪山拿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来!”

“鸡老货,你这人真是跟着潘冠林狼狈为J久了,也学的和潘冠林一样不要脸了。”朱昌冷笑着,嘲讽道:“明明是你白虎寨主动来我野猪山寻求保护了,我们野猪山可没有请你。”

“那行吧。”鸡老货故作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带着队伍走了,我们白虎寨被鬼子汉J围剿了,下一个就是你们野猪山,大不了大家一块完蛋!”

鸡老货说完,便是朝着一干土匪们吼道:“弟兄们,咱们走,既然他野猪山不想合作,想要死,那我们就成全他们。”

白虎寨的土匪们倒也没有犹豫,立刻便是要走。

朱昌也没有拦,他刺激着鸡老货:“你鸡老货真是牛啊,你给我走一个试试,你要真走了,我跟你姓!”

“哟呵,朱昌,激我呢。”鸡老货瞪着朱昌,“朱昌,我告诉你,我这一走,你若想要我回来,你就得跪下来求我!”

“我们走!”鸡老货说完,便真的要走了。

“季当家的,你往哪里走。”赵二林露面了。

他之所以没有先露面,就是想要看一看鸡老货的态度。

鸡老货见着赵二林露面了,他对赵二林道:“赵二林,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上野猪山,这朱昌欺负人呢。”

“鸡老货,我怎么欺负你了?”朱昌喝着,“我就跟你说上野猪山得有一个条件,你就跟我急……”

“朱昌,你闭嘴。”赵二林让朱昌闭嘴了,他看着鸡老货:“季当家的,你这个态度也不对,你连条件都不问,你就跟朱昌掐起来,你这个态度,让我很不满意啊。”

“赵二林,野猪山的态度也让我不满意啊。”鸡老货说道,“我白虎寨为了大局,带着弟兄们来野猪山,她陈老太竟然都不露面,这显然……”

赵二林打断了鸡老货的话:“你知道朱昌要跟你说的条件是什么吗?”

“这还用想嘛,不是让我们放下武器,就是想要禁锢我们……”鸡老货想也不想说道。

“你错了。”赵二林打断了鸡老货。

“那,那是什么?”鸡老货问。

“朱昌要说的条件,其实是让你带着你和你的弟兄们给野猪山那些被你们弄死的土匪们去上柱香。”赵二林道。

“啥,让我们给那些死去的人上香?”鸡老货一瞪眼睛,他立刻想要骂着不可能,野猪山有死去的人,他白虎寨同样也有被野猪山弄死的弟兄,为什么野猪山陈老太就不带着他的人给白虎寨死去的人上香!

但鸡老货当着赵二林的面,还是没有发作出来。

鸡*二和白虎寨其他土匪一听,纷纷也都和鸡老货一个想法。

但也都没有开腔。

“季当家的,既然你们现在要合作了,那你们就得表现出一定的诚意。”赵二林道,“你连这点诚意都做不到吗?”

“那,那既然说到诚意,那她陈老太的诚意呢?”鸡老货反问。

“你先带着你的弟兄们上香,然后你自己会见着她的诚意。”赵二林道。

“那,那行吧。”鸡老货勉强点着头了,虽然他的心里仍然还是不想,但赵二林的面子他要给。

何况。

他也不可能真带着弟兄们离去啊。

朱昌领着鸡老货等人来到了野猪山的葬处。

这里埋葬了三千多具尸首。

很多尸首都是埋在同一个大土坑里,连墓碑都没有。

他们大多数都是死在鬼子汉J手上。

和白虎寨的冲突里,死难者其实并不多,也就几十人。

鸡老货等人给这几十人上了香,又给其他死去的人上了香。

虽然眼前白虎寨和野猪山的恩怨未了,但这大多数都是打鬼子汉J而死,他们是值得尊重的人。

“赵二林,现在我们已经上香了,该看看陈老太的诚意了吧。”鸡老货扭头对赵二林道。

“跟着朱昌走。”赵二林道。

鸡老货带着人跟着朱昌后面,来到了的地方让鸡老货等人眼睛瞪大了。

陈老太亲自操刀杀羊宰鸡,姬宏带着人准备了酒坛和缴获的罐头,锅里煮着香喷喷的猪肉粉条,让人垂涎欲滴……

“这,这,这……”鸡老货等人纷纷呆愣,莫非这就是野猪山的诚意?

“季当家的,你不是想要看野猪山的诚意么,这就是了。”赵二林对鸡老货说道。

“我不相信,陈老太她会设宴款待白虎寨。”鸡老货摇着头,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鸡*二等人也纷纷不相信,野猪山会有这么大的肚量。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尾 章
抗战之匪王 第189章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