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言情小说 > 林白白看 > 第5章 林白的过去

第5章 林白的过去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林白顺着纪浮繁殖的眼力,看向了那扇门。

原来纹丝不动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一只修长娟秀的手从门里伸了出来,手背上还刻着菱形的纹身。

纪浮繁殖眼眸一眯,嘴角勾笑,掐掉手里的烟。

“当真。”

只见手的主人渐渐从门里走了出来,白Se帽衫配黑裤子,头发遮住眼睛,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看起来憨憨的,有些像不修相貌的宅男。

林白尽力回顾了一下榜单上的人,那副形象和手上的纹身,让她终于对上了号。

边谷,DW榜位居第二,人称推理狂魔,拥有目即成诵的本事。

凡是他见过的,多微细都能记得。

他竟然在死门里,还活了下来。

对面的边谷看了他们一眼,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林白和他不熟,一光景不知道要怎么启齿。

倒是一旁的纪浮繁殖,笑吟吟的给边谷递了根烟。

“有什么觉察?”

边谷接过烟,然而没抽,低声说道:“门里的案件是真切存在的,而且这些案件和DW榜上的人都有关系。”

说完,边谷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白。

林白身子一顿,木讷的张口问道:“什么意思?”

“我在门里,见到了林渭南讲授。”

听言,林白的大脑嗡的一下,顿时感觉周身泛凉。

“三年前,林渭南讲授去处置一场凶杀案,我有幸和他协作。而门里我逢到的案件,刚好是那一桩。”

边谷说完,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林白。

“这张照片是林讲授的,它应该是属于你的。”

林白手指哆嗦的接过照片,嘴唇泛白的说了声谢谢后,便没有再讲话。

纪浮繁殖眼眸中闪过一丝深沉,低声道:“光景不多了,先找房间休息吧!”

说完,揽着边谷的肩膀,哥俩好的往休息区走去。

林白攥着手里的照片,抿了抿嘴,拉着萨亚也进了休息区。

空旷的大厅里,顿时没有了声音。

而那扇死门,却没有被关上。

休息区是一条看不到头的走廊,两侧都是房间。

每个房间门上,都有一个暗语,只有破解门上的暗语,得到暗码后,能力入住此房间。

林白走到房门前,看着门上的暗语,眼力中带着藐视。

这种相似小学逻辑题的暗语,谁能想不到暗码?

她刚要输入,突然停住了。

林白怀疑的又走了几扇门,将还没有被入住的门都看了一遍。

当真,这些暗语,被分类了。

假犹如类型暗语的人会被分到一组,那选门这个环节很重要。

她看着同样在门前踌躇的其他三人,四人相视,都明白了个中寓意。

四人心照不宣的选了同类型暗语的房间。

尽管林白很看不惯纪浮繁殖这个渣男,但在这耕田方,实力更重要。

进入房间后,林白将房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异样后,才将本身摔到了床上。

她望着刺眼标灯光,缓缓将边谷给的照片拿了出来。

照片上是一家三口,温润儒雅的男子搂着明艳知Xing的女人,两人身前,站着一个笑容灿烂的小女孩。

她便是照片上的小女孩。

五年前,她还只是一个法政大学的新繁殖,父亲林渭南是法政的特级讲授。

她立志成为父亲事务所的调查员,和父亲一齐找到失散的呣亲。

就在三年前,也便是边谷说的那场凶杀案了案后,她的父亲被杀了。

时至今日,屠戮她父亲的凶手,也没有找到。

自那以后,她接办了父亲的事务所,也接收了他全部的案件。

她矢言穷尽一繁殖,也要查明父亲丧生的到底,并且找到失散的呣亲。

然而她没想到,会被卷进这场诡异的游戏里。

林白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将照片放进了口袋。

墙上的时钟指点着她,离下场游戏,还有二十小时。

离林白两墙之隔的房间里,纪浮繁殖和边谷问明白了那桩凶杀案。

他曾想过,那样一个擅长伪装的女人,势必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林白的本Se,掩埋着这么大的仇恨。

“繁殖哥,你不对劲。”

边谷蜷曲在椅子上,看着纪浮繁殖道。

纪浮繁殖闻言寒笑。

“什么不对劲?”

“你对林白过于关注了,从我见到你们开始,你的眼力不停在她身上。”

边谷毫不客气的挑懂得纪浮繁殖的心思。

纪浮繁殖瞥了他一眼,寒淡的说道:“我想泡她不行吗?”

“繁殖哥,瞳孔放大了,你在撒谎。”

边谷推了推眼镜,正Se庄容的怼了回去。

“不想死就闭嘴,别用你那些招数来测度我。”

纪浮繁殖急躁的闭上了眼,他讨厌别人窥伺他的主意。

边谷原来还想说什么,但想想本身的八字,就悄悄闭上了嘴。

纪浮繁殖沉默了一会儿,启齿道:“你在门里是怎么觉察有问题的?”

“尽管那个命案的场景做的几乎精确还原,但仍是有劣别,林讲授已经死了,是不可能泛起在那里的。

我看到的,是整个命案的重塑,而林讲授只是一个投影。

至于那张照片,是我在重塑的命案现场觉察的,应该是林讲授真正死时的遗物。”

听到这里,纪浮繁殖猛的睁眼睛,瞳孔微缩。

“你是说……”

“嗯,游戏的操控者和林讲授的死有关。”

说完,边谷起身活动了一下。

“我先回去补觉了,你好好想想吧!”

看到边谷意味深长的眼力,纪浮繁殖没好气的摆了摆手送客。

“这件事先不要跟她说。”

边谷走到门口,听到了纪浮繁殖的话。

他回头看了看纪浮繁殖,耸了耸肩。

“我无所谓,但你瞒不了她多久。”

说完他就出去了。

纪浮繁殖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边谷的话。

他当然知道瞒不了多久,没准看到照片后,林白就已经明白了。

然而这背地的诡计太多,照片泛起的太巧合了。

如果她控制不住情绪,很容易被人使用。

想到这里,纪浮繁殖沉闷的叹了语气。

他一再告诫本身,不要去管这个女人,世上的渣女千万万,渣女渣男互相伤害不好吗?

何必去碰感情单纯的她?

但林白便是有一股魔力,让他不由得想注视,不由得想爱护,不由得想……占有。

他想明白高寒美艳下,那个真切的她。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林白白看 第5章 林白的过去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